择日

等未命名太太的阿萨辛写到80章 我就开启美滋滋一口气看30章的模式


能不能不要乱打TAG?

桥盖是真的

日天:“盖哥其实不可怕,盖哥其实他很可爱,我以前认到盖哥的时候,他一个人住宾馆他怕鬼。”

还怕鬼啊 太可爱了吧

补充一下:

「纹身的时候怕疼 要打麻药」

「他们有的胆大也有的胆小
   但是从来没人胆怯」
   (Form《长河》)

「你住到几-几 要不要我们一起
   现在外面在下雨 讲下鬼故事吓你」
   (From 《宇宙摩天轮》)

“有的胆小” “讲鬼故事吓你” 分别是盛宇和程剑桥的词 现在看看很耐人寻味了 你们有点坏哈???

【桥盖/万盖】上下级

      在这公司里,周延有两个秘密。

      第一,他很喜欢程剑桥。这小伙子一天没心没肺,但遇事都看得比谁都清,每天喜欢在周延身边蹦哒,一口一个「盖哥」喊的亲热,周延也乐得对他好,把他当成亲弟弟来疼。不过这也没什么值得拿来讲的,公司上下都喜欢和开朗活泼的程剑桥打交道,他和周延关系好大家也都知道。听说在加入公司前这俩人就熟络的很,他们也好奇程剑桥是如何跟暴脾气的周延能长时间相处得如此融洽。

      第二,他非常讨厌王昊。无论是王昊那种公子哥的做派,还是那种年少得意的姿态,连带着那英俊挺拔,都是一种碍眼。

      周延在这公司里做牛做马,吃苦耐劳,在工作上一丝不苟,你还真挑不出一点儿毛病来,只是他脾气易爆易怒,这点可让同事们吃不消,也唯有程剑桥能在他发脾气时说得上一两句话,但这话就算是说了,周大爷也不一定听得进去。所以,大家都尽量避着触发这座随时可能爆发的活火山。

      因为工作能力强,周延的升职路还是比较顺的,也多亏了他和他的团队——GOSH是幕后创作人一般不用做些应付客户和应酬的差事,要不然就他这暴脾气估计是混不下去的。

      那次大会上,周延以为自己升职是意料之中,没想到天降了一个公司董事的独生子——一位学历高,样貌好,整个人生如同开了挂一样的公子哥。这总经理的位子自然就是落在了公子哥王昊的身上,周延心里不忿,心中给王昊记上一笔,这梁子算是单方面的结下了。

      周延年少时期因为在老家惹了事被父母亲送到这个城市读书,说来也奇怪,他很少上课,考试也不复习,但考试总能通过。即使是这样,他也不愿安心读书,总想着混社会,这期间吃过亏,逞过能,他就是没认过输。他狠吗?不,他怂,他知道自己是纸老虎,他的狠是装的,但有时他应该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破罐子破摔真的的发狠了,抑或是心底为了保护自己而伪装起来的保护色。

      “万一绷不住我就惨了。江湖就是比谁胆子大。”

      这是他的原话。后来,他渐渐成熟了,他爱上了音乐,在夜店里唱歌赚钱,在这方面他天赋异禀,也足够努力,他加入了一个叫GOSH的团体,在这里他逐渐收到了认同感,这种认同感无声地治愈了他,混社会的想法从他脑海里一点点剔除,他现在,只想做音乐。

      周延和他的兄弟们闹过矛盾,他气得离开,他觉得其他成员对音乐的执着还不够,太懒散。期间,他和许多音乐人合作,这些事GOSH的成员们互相都闭口不提,但总能有那熟悉的声音在这房间的某些角落飘出来,最后落在大家心上。终于,程剑桥提出要把周延找回来,大家都沉默着,却能从他们眼神中读出支持。商讨过后,GOSH一致认为派程剑桥去是不二的选择。

      “盖哥,我来接你咾。”听到熟悉的嗓音,周延猛地抬头,先撞进他眼睛里的是程剑桥摘掉儿童眼镜的双眼,那眼里映着灯光,仿佛是将那天上的星光揉碎放进了程剑桥眼底。周延一时语塞,肉眼可见的红了眼眶,不再看程剑桥,将头扭到一边,硬声道:“你来做啥子?我已经不是GOSH的人了,你不要在我这浪费时间。”敏锐的程剑桥从中听出被周延强压下去的一丝丝哽咽,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盖哥,莫闹了,我们都想你咾。”说着他往周延的方向走了几步,“回去嘛,大家伙儿都等到起你嘞。”

      周延看着眼前放大了许多的脸,程剑桥黑亮的眼睛里满是思念,控制不住情绪是周延的一大缺点,一直强调自己社会大哥人设的他却一把抓住程剑桥的领口,将额头抵在程剑桥的左肩,猛吸一口空气,带着哽咽喊着“老子也想你们啊!”。

      程剑桥清楚的感受到周延大口大口喘气时身体的起伏和左肩濡湿的触感,他微微低头,只能看见周延因为发泄情绪红透了的耳朵,有一种想要摸一摸的冲动。他抬起手环住周延,将他拉的更近,慢慢的缩紧,两人的上半身隔着衣物紧密的贴在一起,程剑桥轻缓的拍着周延的背,像哄小孩一样呢,程剑桥心想。

      终于,周延平复下来,他放开了紧抓这程剑桥衣领的手,继而回抱他,把下巴磕在程剑桥的肩窝,“乖桥,我想回来了。”带着鼻音的普通话很是软糯,轻飘飘的落在程剑桥的心上,有点痒痒。

      “好嘞,盖哥,我们回去,莫再一个人咾,我们GOSH少了哪个都不得行。”程剑桥依旧是那副笑嘻嘻的样子,周延不由得也轻松起来,咧开嘴嘿嘿了两声,两只手在程剑桥背后胡乱的轻拍,摇头晃脑的哼着歌。

      过了一会,两人才分开来,身前的热量突然脱离让程剑桥有一种微妙的落差感,他抿了抿唇,笑着开口:“今天我们一起唱啊盖哥。”

      “好!”周延心里的阴霾荡然无存,开始为了演出忙前忙后。看着他忙碌的背影,程剑桥的幸福感爆棚。

      演出结束后两人一起回到了重庆并且准备再开一场,这次GOSH全员都来了,周延的内心已经被归属感充盈,他认定这个地方,认定这个小团体,认定这些人就是他的兄弟。

      「不再是一个人了,真好。」

      某个契机让刘洲找到了周延,他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无意间在网络上听到了周延的歌,十分赞赏,觉得就是自己想要找的人,想拉拢他去自己公司发展。周延同意了,唯一的要求就是让GOSH也一起,刘洲觉着这个团体的整体水平也不错也就答应了。

      于是一行人来到了这所公司,在周延的督促下大家开始认真的做音乐,周延以前经常自己作为歌手,他有着天生的好嗓音,用他自个儿的话来说就是“老天爷赏口饭吃”,自从进入公司后,他更多的是为别人做歌,这让他有点心痒痒——他想唱。

      但公司可不会捧他去做歌手,周延的样貌很普通,乍一看甚至有点难看,特别是他生气时,那嘴能歪到天上去。他有一边眉毛是断眉,很有特色,硬生生的给他添了点江湖英雄的气质,利落又果断,不过,他的眼睛是才最吸引人的地方,虽然他常年在社会的大风大浪中打滚,可那双眼还是如此清澈,尤其是唱歌时,从他眼中透出的光亮让人想牢牢抓住。可就是有着这种眼神的人身上的市井味儿比谁都重,他是一个矛盾体,吸引人却无法靠太近。周延还有着许多文身,最张狂的该是他颈脖上的「力」,张牙舞爪的在那能在你第一眼看到他时就注意到。程剑桥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文身时就大喊:“盖哥,你这个太酷咾!”

      就算周延很有个人特色,但在当今这个想做这行首先要颜过关的世界来说还是不够看的。话虽如此,现在不管周延是制作人还是歌手,GOSH的前途或是周延的人生都开始走上了正轨。

      周延特别看重这次机会,所以尽心尽力的经营着一切,却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王昊。其实对于空降这事不是周延反感王昊的关键点,对于在社会中摸爬滚打的他反而是已经习惯这种事了。他最不甘的是王昊轻轻松松的坐在他想要的位子却还不稀罕。

      但是对于王昊这种开挂的人来说,这总经理的位子确实不值得他稀罕。王公子降尊纡贵地担任这职位,不过是为了“低调”“多多历练”“年轻人从低做起”而已。

      可这对周延来说这意义就大了,这意味着他能获得更多的薪水,能支撑自己私下继续玩音乐,能让姐姐、父母过得更好,能和GOSH走得更远。

      这些揪心揪肺的牵挂都是王昊那种春风得意的富家子弟不会明白的。

      所以他能不讨厌王昊吗?

————————TBC—————————

我也不知道在写啥

设定bug很多(特别是周延出走GOSH那段

想到啥就瞎写

一个拥抱

视频一次只能发一个啊——?